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原创百合】坑

有的人就像一个坑,而她林泉就是个傻逼,一次踩进坑里就算了,还每次都踩,比新闻联播七点播都准。

林泉艰难的托着身上的人,大概把自己知道的所有脏话都骂了一遍。

作为一个重生n+1次的人,林泉已经麻木了,但她还是要骂。

她都这么努力的避开范漫了怎么还会被告白,明明总共就见了两次吧!?还是说这货就是只见了她两次就对她一见倾心再见钟情非她不嫁终身不娶的?!她原来魅力这么大的吗?!

越想越气。

林泉气的直接一口叭在范漫脸上,白生生的脸蛋上一个大红唇印子,怎么看都喜庆。

林泉,一个重生了n+1次的女人,在被迫重复n次巨星之路时,n+1次爱上了她的金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破解无限重生的方法林泉一直没找到,因为她无法控制自己不爱上范漫。

总有一个人,你对她怎么都是不够的。

金主表示,呵呵,老子信了你的邪,再把老子弄的下不来床,你也别想下床了。


总的来说是百合脑洞啊

嗯……
8个文在等我去写,然后又开了两个脑洞,双重生的心机澳和将军耀还有来自吃瓜群众湾湾的知乎体(两个心机婊在一起谈恋爱是什么体验)……
写文这事儿不能停啊……
我最近有两个个百合的快穿脑洞……
一个百合主线的快穿,司命神君和上古神君,生死簿出了混乱,有一堆鬼重生了,司命主动揽下烂摊子,让平时见不到的闲得发慌的恋人上古神君去解决,两个人一边秀恩爱一边解决世界出现的混乱(其实就是给每个世界的主角擦屁股……)暂定一个bl的重生温柔腹黑攻和潇洒男神受……
司命一直暗恋上神,在上神喜欢其他人的时候告诉上神的命格是孤独终老(很腹黑呢),上神信了,后来和司命在一起也觉得迟早会分开,但是又很喜欢司命,所以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在一起,怕以后受情伤又显得有点漫不经心。但是司命忘了这事儿啊,所以一直觉得不安,就超级黏上神,上神又觉得迟早要分开那就多纵容她一点吧……
所以平时状态就是痴汉司命×宠溺又淡漠的上神……
当然误会解开后也很幸福的,虽然司命改不了偷窥狂的毛病了……

另一个算同人,系统是心au的机器墨然,时间线在方晴死后,主角是一个心机淡漠妹子。目的是为了能通过同性恋结婚法案,所以做任务的人都是社会地位很高的人(*¯︶¯*)
第一个是个简单的,女主和男主的表妹在一起,最后私奔失败,各嫁他人。
第二个是重生的女主和恶毒女配,如何洗白自己并让女主爱上自己……很难啊
有一个放松的世界,温柔校花和妖娆校花的爱情故事。如何让妖艳贱货主动追求自己……
一个也是放松的,但女主搞黑化了。本来是变成狗的女主和社交障碍女孩相依为命的温馨小故事,结果女主因为接受不了自己变成狗,把社交障碍硬生生逼成了自闭症和抑郁症然后完成“爱上狗”的任务。(别问我一只狗是怎么逼的)
女主发现每个世界里都有方晴和墨然,每个世界她们都相爱。
最后在离开前女主告诉墨然,方晴很爱她。
总之,今晚一定要肝完抱熊组的文……

【原创】片段亲情向,有点长了

清早幕知业便叫来幕晗细细嘱咐了一番。

周家虽然现在有些没落,但毕竟是名门贵族,几个小少爷又聪慧伶俐,想必日后也可再复往日荣光。所以幕晗一定要给周家留一个好印象。

临行前幕知业犹豫了会儿,还是让幕晗带上了幕昊。迟早要见的。

“总之一定要尽力讨好老太太。”幕知业看着乖巧的女儿不禁恍惚了一瞬,幕晗的长相和他的亡妻周琦有八分相似,笑起来的时候更像。而幕昊的长相就比较偏向于他了。

想起亡妻幕知业心里泛起一阵隐痛。当年周家和幕家定亲,端的是门当户对,他对温柔文静的周琦早抱有好感,便央求父母向周琦提亲,两个人幸福美满,是那时的一段佳话。

相处久了幕知业才发现周琦粘人,爱撒娇,有些小脾气,但他一点都不介意,他乐意宠着她,让她天真烂漫的活下去。

即使幕知业纳了几个妾室也从未让周琦操心过。谁都知道府上老爷最在意的不是儿子是正妻。

眼下佳人已逝,幕知业也不愿续妻,他总要尽力照顾好幕晗和幕昊。

幕晗知道自己父亲是深爱娘亲的,所以此番重生她计算好了一切却没想到娘亲怀了一个弟弟并难产血崩而死。

就像上天开了一个玩笑,狠狠的扇在幕晗脸上。

幕晗藏起心中的悲痛牵着幕昊的手上了马车。

她知道如果外祖母不喜欢幕昊,那么幕昊的前程不会太容易。

先不说周老太爷,周老夫人是个厉害的主儿,将偌大的周府管理的井井有条。可惜周老夫人只有诞下两个女儿,只能过继了一个小妾的儿子。

周老夫人对周琦这个嫡长女甚是宠爱,而周老太爷则偏爱另一个嫡女周馨和儿子周阳。

周老夫人的偏爱不是没有理由的。她当初也是天真娇气的性子,在娘家是最受宠爱的老幺,一开始嫁给周老太爷也是幸福美满的。可后来周老夫人失宠了。她不会讨好男人,也不肯服软,时常与周老太爷争吵,直到嫡长女周琦的出生才缓和了一些,后来越加变本加厉。

周琦是陪着周老夫人度过最艰难时候的人,她为了周老夫人一直在努力,母女俩一步一步走到顶点,其中艰辛不言而喻。哪怕周老夫人对幼女百般宠溺,可最好的永远都是周家大小姐的。

周老太爷向来不问家事,老夫人就是周家的掌家人。

当初父亲对母亲一见钟情,也是祖母磨了外祖母好久,外祖母才把母亲嫁给了父亲,并要求母亲也是每月回周家三天。

幕晗想着便觉得让周老夫人接受幕昊十分不易。

老夫人自打幕晗进来就有些恍惚,她越看越觉得幕晗像她的琦儿,她的琦儿回来了吗?是来看她的吗?是不是终于要带娘亲走了?

想着想着,浑浊的眸里就泛起了泪光。

“你长得真像你娘亲。”老夫人看着幕晗的脸端详了一会儿。老夫人身边的李嬷嬷偷偷擦了擦眼里的泪,她好像又看到了大小姐小时候的样子。

大小姐小时候很调皮,总喜欢捉弄她,然后又和她撒娇卖萌,受了伤也不哭,反而笑嘻嘻的安慰她。大小姐还会记得每个人的生辰,出去玩也会给她买点小玩意儿。

这样好的大小姐……怎么就不在了?

幕晗前世和老夫人接触甚少,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是最好,只得用母亲含糊过去。

老夫人和姐弟俩说了会儿家常话,问过功课和诗书,看着幕昊有些犯困便教人带去厢房休息。

幕晗被安排在清晓菀的偏房,便由晓嫣带着去了。许是老夫人威名仍在,晓嫣在周府只称幕晗小小姐,提起周琦时也没唤过一句夫人,只称是大小姐。

周琦离开已有十年,清晓菀却仍有常人打扫,细细看去倒是比幕府的楪祈苑更加精致漂亮。

周琦有两个贴身丫鬟,一个留在了幕府,一个回了周家,就是一直打扫的主屋的清元。老夫人常去主屋坐坐,这个屋子旁人都进不得。

清元拿了一个匣子过来,说是老夫人代她母亲给她的。晓嫣接过来便叹,这匣首饰小姐本来是要带走的,夫人却留了下来,说是有个念想 。说罢打开放在桌上,却是抿了抿唇,幕晗见此便细细的看了一番,心中了然。

这些饰品价值不菲,精致好看,却都不是周琦最喜欢最常用的那种。

想来是老夫人留下了。幕晗恍惚记得方才谈话时,老夫人手中似乎握着一枚羊脂玉镶银发簪,正是母亲最爱的样式。




番外(民国au)

听着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片尾曲忽然想写虐。想了想以前的一个脑洞,干脆就写出来了。当然是百合啦。
大概是由记者亲戚的孩子无意间拿到记者的(痴汉)日记而好奇一点点拼出的故事。姑事是民国时一个德/国记者对一个厌世的私生活混乱的名媛一见钟情化身痴汉纠缠不休最后两情相悦,但是发生各种误会记者被遣送回国两人余生再没相见的故事。
另外副cp是bl并且he了。中间会有一对儿be的bg

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咳嗽越加撕心裂肺墨然就越想睡觉。她好久没好好睡过了。

她平躺在床上,无力的侧着头,瞳孔慢慢涣散。她的眼里盈满了泪,温热的液体从眼角划过苍白的皮肤。

古叶远远看着,终于低声痛哭。他知道,他的小小姐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墨然有一双很好看的桃花眼,卷而长的眼睫下是少见的墨色眼眸。那双眼睛总是带着一抹慵懒的艳色,含情脉脉的望望着你时总有会溺杀在那泉深潭的感觉。可惜那双眼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漫不经心的漠然。
 
这样冷心冷情的人却爱上了一个热情温柔的人,偏偏世时风雨飘摇,无论如何都留不住。

大约是惩罚。

对她二十七年来的任性与放/荡。

墨然闭上眼,她已经快要想不起那个人的样貌了,却无比贪恋着那抹金色,那头被阳光热爱的卷发。

于是她费力的起身,要古叶,她的老管家拿来纸笔。

墨然想写信给那个人,不管那个人能不能收到。在最后的时光里,她终于把自己刨开,鲜血淋漓地将那颗心拿出来。

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你会怎样生活呢?

墨然低眸看着洁白的信纸,茫然的轻声问。

大概会嫁给一个退役军人,依旧捧着相机到处乱拍,然后会有孩子,金发金眸,和你一样。

她自言自语着,声音忽然颤抖了起来:“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你为我孤独终老呢?方晴?你还爱我吗?会爱多久呢?”

没有人回答她。

墨然真的没能熬过那年冬天。

她下葬那天,古叶托人送给方晴的信终于到了方晴手中。

可惜直到最后,方晴也没能来看她一眼,哪怕是墓碑。

(原创)圣骑士方晴❌吸血鬼墨然

属性不好算啊……
随便写的……不了解教会背景……
手机不好查资料我也懒╮( •́ω•̀ )╭
一对百合一对基还有一对是BG
主百合( ͡° ͜ʖ ͡°)✧百合大法(。>∀<。)
嗯,题目我就不起了(¬_¬)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ー°〃)
文笔渣!!!( •̥́ ˍ •̀ू )


夜色正浓,浓墨般的云掩住了圆月,墨蓝天幕只有微弱的星光,只有路灯抹开明亮的光晕。

已经是深夜了,路上没什么人,只有方晴慢慢走着。
军服上的金线和勋章在灯光下折射出微亮的寒光,握住腰间的银色长剑,方晴揉了揉太阳穴,希望头脑能清醒一些,起码能认得路顺利回家。她可不想第二天教皇接到举报说有骑士军浑身酒气的倒在自家门口,那样他们军队的工资又要减少了。

“都怪秦烛……非要拉我去喝酒,明知我酒量不好还灌我……起码让我换了衣服再去啊……明天一定虐死你……头好晕啊……”方晴嘟囔着,狠狠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点,金色的长发随即糊了她一脸。

耳边忽然传来甜腻的喘息声,方晴眼皮一跳,转头果然看见巷口深处两个人交缠在一起。

应该是情侣吧。

方晴隐约看到两人衣饰十分华贵。不会又是一对罗密欧与朱丽叶吧。真是复杂啊,贵族们。

阴暗中隐约看出男人埋在女人颈窝,女人,不,应该说女孩儿,应该只有十六七的样子,正闭紧了眼,被按在墙上圈进男人的怀里。

方晴撇了撇嘴,她也好想谈恋爱啊……

等等!方晴脚步一顿,哪里不对!

空气中让人脸红心跳的啧啧水声更像是……

吸血鬼!!!

她深吐一口气,握紧了剑,耳边喘息甜蜜又痛苦,方晴盯着那二人,明暗中女孩儿白皙的肩部被一条蜿蜒的血线割裂。

方晴瞳孔猛缩,手已先一步抽出剑劈了过去。男人侧身闪开,露出一张清秀的脸,未收起的獠牙带着血,鲜红的眼睛冷冷的看着方晴,却迅速匿于黑暗中离开。

方晴追了几步,咬咬牙,可恶!被他逃了!她连忙回头安抚女孩儿:“小姐,那个吸血鬼已经逃了!您感觉身……!!!”

依在墙上的女孩儿有着一张精致漂亮的娃娃脸,长发乌黑柔顺,鲜红的血在细腻洁白的脖颈上格外显眼,她静静的看着方晴,唇边扬起的弧度过于妖媚。

方晴对上女孩儿血色的双眸,剩下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还未来得及反应,方晴就失去了意识。

女孩儿,不,墨然满意的看着眼神涣散的金发骑士,看来花心思修炼的摄魂术还是很有用的。

话说杨青跑回去了?墨然碎碎念着离去的同伴。喝完就跑啊?!把我丢这里一点绅士风度也没有!!!要不是看在夏姐姐的份上我干嘛跑过来送血啊!?下次一定要和夏姐姐告状!!!

念完墨然又打量着这个送上门的食物。不得不说这个骑士小姐长的不错,圣骑士白色的军服格外衬骑士小姐的金色长发,看起来意气风发。就是不知道血尝起来是否美味。

墨然伸出白皙的胳膊勾住金发骑士的头,然后……

努力踮起脚尖……

唔……

还是够不着………

墨然磨牙,卧槽这人长这么高干嘛啊!这么高是找不到男朋友的!

她很不高兴的拉着白色的领子用力一拽,骑士小姐的头顺从的弯下。墨然如愿咬上了骑士小姐的脖子。

…………血好难喝……

长的高血还难喝!

墨然松开口嫌弃的把她一推,啪!倒在地上了。

同时她也猛的眩晕了下,栽倒在了方晴身上。

刚才杨青喝的血太多了……而且这家伙血里居然有圣水……尼玛我就这么栽了……墨然很绝望的晕了过去。


bl是圣骑士秦烛❌吸血鬼杨青

下集预告:
难道是魅术作用太大了?
毕竟她很少用又是紧急情况。
她现在动不了,如果是要交给教皇她也应该已经在十字架上了。
先不论目的,稳住再说。
你不觉得很衬我的眼睛吗?红色的指甲,我一直以为是黑色的

那个人又来了。
正是初春,空气中还弥漫着冷意和梅花的香气,深褐色的地上冒出星星点点的嫩绿,衬着灰白的天际,越发有种冷寂之感。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把客栈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只有偶尔出来游玩的人才去那里坐一坐 ,和他说几句话。
而这个人不同。他看着走近的一抹玄影。那是一个颓废失意的男人,有着英俊好看的眉眼。总是每七天来一次,点一壶清酒一壶烈酒,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慢酌,很少和别人搭话。如此这般已过了大半个年头。
他看着男人入门,向他微微颔首,便也回之一笑,清浅疏离。
依旧是那个僻静的位置,这次不同。男人点了两壶烈酒。他挑了挑眉,端上酒。
男人开口了,声音微哑:“你想知道我的事吗?”
他想了想,摇了摇头。男人一噎,又哑然失笑,端起酒碗豪爽的饮下。明明这般快意的动作,他却莫名看出一股凄色。
“你说吧。”他坐下,又补了一句:“我听着。”
男人没说话,又灌了口酒,目光有些迷离,像是在追忆往事。他没说什么,依旧坐着,看着男人喝完一壶烈酒。
“你……爱过吗?”男人忽然开口,他启开另一壶酒,倒酒的手有些不稳,撒出了不少,酒水顺着桌木蜿蜒爬行,濡湿了男人的衣袂。
他没应话,只看着男人,神色淡淡的。
男人笑了笑,视线落在了远方:“我爱过,还爱着。我好想他。”
他还是没说话,也没追问。男人好像对此很满意的样子:“他是我……我的什么呢?我的……小……”男人沉默下来,闷头灌了口酒。
“反正他是我的。”男人嘟囔着,眉宇间满是郁色 :“后来他死了。就这样。”
明明什么都没讲。他想。
“以后我不会来了。”男人又开口。
“嗯。”
“你不问问为什么吗?”
“不问。”
“哦,真绝情狠心。”
“…………”
“反正不会来了。”
“哦。”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那付账吧。”
“…………”
男人忽然笑了:“你真有趣。”
他无言以对。
“你有点像他,但是不是他,还是差太大了。他也爱穿白衣,手里拿着剑,看起来傻傻的样子。”男人笑得温柔宠溺:“他真的特别傻……笨死了……你明白吗?我爱他。”
他没说话,静静的看着男人。
男人饮完酒,将钱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开了,没有回头。
他没动,还是坐在那里,视线落在那一小串铜板上。
天色昏暗下来,他终于开口,声音轻轻的,又无比清晰:“你又怎知我不是他呢?”
我……明白的。

甜文的最后结局

他曾抚去她发上雪,拭去她眼角泪。他对她心动,青涩的少年结结巴巴的告白,许诺一世情深。
后来他白发苍苍,抚去她发上雪,拭去她眼角泪,微笑着劝她另寻他人。她早已认不出他,只当是好心人。而他从未后悔那时让她伤心的离他而去。
当我们的时间不对等,当皱纹爬上我眼角,当白发隐于黑发,我只希望你离开,然后恨我,再不见我。这样,多年后你想起我,记忆里依旧是我潇洒温和的模样。
“如果和她一起走到我人生尽头才是最糟糕的,”他看着空中飘舞的雪笑了,眉眼柔和:“她会记得我,记得那些愉快,不愉快的时光。她会开始难过,她会恐慌她的遗忘。等我从她心里出去一定要好些日子。”
“所以,”他笑了:“所以,我要她恨我,离开我。总好过以后漫长的难过。”

白发苍苍的老人笑着,眉眼柔和的唤她:“姑娘,莫哭了。人生还很长,一切总会过去的。忘了他,找个人好好地,活下去,快乐的活下去。”她掩面低泣,未看到他浑浊的眸子的泪光。她到底认不出他了。
徐洁远远的看着,她垂下眸,泪止不住的掉。
那年正是初秋,空气微凉,温润如玉的少年笑着,眉眼柔和的唤她:“姑娘,莫哭了。”

【耀中心】第七天-王湾篇

我觉得还是比较甜的。(*๓´╰╯`๓)♡

和平常的每一天一样。
但是又很不一样。
王耀坐在床上,看着王湾趴在桌子上认真的画画,手边的电脑开着文档,离得太远王耀看不清字,只觉得黑色的线条像是黑色版俄罗斯方块。他想着凑近了些,然后撇了撇嘴,又是那些奇怪的东西。竖线一闪一闪的,有点像在玩捉迷藏,一会儿喊着“你看不见我!”,一会儿喊着“你看见我了!”王耀笑着摇了摇头,想起王湾小时候就是这样,肉乎乎的小手捂着眼,玩“你看不见我”的游戏。
一晃眼,小姑娘就长这么大啦。
王耀心里默默感慨,都学会叛逆啦。
不过到底心里还是有自己这个哥哥的,不然怎么又搬回来了呢?
王耀想着笑了,眼里有点泪。
不容易啊。劝了那么长时间,终于回家了。
王湾好像猛的发觉王耀在看着她的笔记本电脑一样。她迅速的直起身子,合上笔电,拿起一边的书籍捧在手上,掩住画纸和画笔。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动作让王耀一阵汗颜又不满。
感情那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真是怀念以前那个乖巧听话的妹妹。
王湾做完动作的下一秒门就开了。
王耀撇撇嘴,这小妮子够机灵啊。
王港保持着推开门的动作,还没反应过来,王湾就整个人僵了一下,把书合上放在一边,打开笔电,拿起笔继续画画。
所以说只躲着我吗?!
王耀翻了个白眼,扭头问站在门口的王港“怎么了?”
“今天是第七天。”
王湾停下笔,没有说话。
“大佬今天回来。”
“哦。”王湾看着画,面无表情的回答“我知道。”
这可不应该。
王耀忍不住想,王湾从来都不会在意他什么时候回家。不对,不是从来,以前会的,现在不会了。
果然还是怀念乖巧听话黏人的妹妹啊。
王港还是那张面瘫脸,他冷淡的说“记得一会儿下来做饭。”
“我不会。”王湾忽然发了脾气,把笔狠狠的摔了出去。
王耀觉得有点受伤,连一个菜都不愿意给他做。
算了,反正也没他做的好吃,哼。王耀酸酸的想,心里有点委屈。
王港面无表情的关上门“一会儿下来。”
王湾红了眼,豆大的眼泪直直的往下掉。
可把王耀心疼坏了,嘴里不住的念“湾湾别哭了,哥哥一会儿教训小香。怎么能这么对女孩子呢,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一会儿下去哥哥让小香和你道歉,别哭啦,不然我以后再不阻止你写这些奇怪的东西啦?”
好像最后一句话真的起了用,王湾擦了擦眼泪,继续埋头画画。画着画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王耀不太高兴“不就是美国队长3Tony被揍了一顿嘛,用得着一直哭嘛。”
王湾没理他,接着掉眼泪。
王耀心虚的缩了缩脖子,他看的时候也哭了。不过他还是更心疼自己妹妹。
王湾看着画,忽然开口,嗓音微哑。
“王耀。”
“嗯?”
“哥。”
“嗯哼~”
“我想你了。”
“我也是。”
王耀笑着,眼里都是泪。
今天王耀回来了。
今天是第七天。
今天是头七。
今天是看所有爱他的他爱的人,最后一眼。
“湾湾,我想吃漳化肉。”
王湾没说话,她听不见也看不见王耀。
她起身开门下了楼梯,进了厨房。
这是说好的,如果一家四口聚在一起就每个人做一道或几道菜。
当然王耀是做的最多的,因为他厨艺最好嘛。
不过看来今天不能了呢。
王耀看着王湾床头的照片笑了笑,玻璃后面王湾坐在王耀的怀里笑得灿烂。
他看了一会儿王湾的画,下楼刚好看见王湾把一道菜端上餐桌,是漳化肉。
他有些傻气的笑了。
看起来味道挺不错,对吧。
他想起那副画,画上的人笑的温柔,色调温暖,阳光一样。
是家的感觉。
王耀对于王湾来说,是家。
其实他也用不着怀念过去乖巧听话的妹妹对不对?毕竟他的妹妹一直都那么棒。
只是,好可惜。
不能吃掉他的妹妹亲手给他做的菜了。


虐都没写好……(つД`)
不过还是挺甜的对吧?✧*。٩(ˊωˋ*)و✧*。

唐心x楚非

放学后,唐心背着书包站在走廊,扬起甜美的笑容和每个路过她的人打招呼。
“糖心,又在等冷美人啊?要不要我去叫她?”楚非的同学一出门就看见唐心盯着门口的眼睛。
“不用”,唐心摇了摇头“错是肯定在研究东西,会打扰到她的,我在这里等她就行了。”
“好吧”同学耸耸肩,有些好奇的问“早就想问了,你为什么叫她错是呢?”
“秘密哟~♥”唐心朝他眨眨眼,眼里都是温柔。
同学红着脸嘟囔“又这么笑,简直把持不住。”
“甜心,走吧。”楚非挎着包走出来,轻飘飘的看了眼同学脸上的红晕,然后挽住唐心的手。
“嗯,那明天见了~♥”唐心冲他摆摆手。
“嗯,明天见!”
“我不记得他和你很熟。”楚非闷闷的开口。
“吃醋了?哈哈,他问我为什么叫你错是。”唐心笑着揉了揉楚非的头发。
“是非对错。我记得你是这么说的,甜心,你再揉我也比你高。”
“就半厘米根本看不出来好吗?我鞋跟可是有四厘米哦。”
就是这样的日常,开着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说着班里的趣事,即使不懂也仔细听着自己的研究过程和结果,还有那甜腻的,撒娇般的声音,这就是楚非的甜心。
楚非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甜心。
“其实只是一个傻白甜而已。”楚非忽然说了句“还是一个伪傻白甜。”
“那真是蒙承夸奖了。”唐心自然的接下去。
两人相视一笑,后面的顾悠默默捂住眼睛,觉得自己要
瞎了。
“我就说嘛,果然是这样。”
“什么样?”柳伊好奇的看过去。“你喜欢上她俩了吧?”
“我又不是你。不过,你还是放弃楚非吧,她可不好惹。”
“你是说楚非还是那个小公主?”
“都有吧。”

(团兵)给利威尔的●诗

梗是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
这首歌大家都知道对吧哈哈
不过角色后期死亡有,也就是说前面是甜的♥
不按照歌词来的哟~
没看过动漫和漫画,所以ooc可能很严重。
文笔渣!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吧,顺便再说一遍,不按照歌词来!文笔渣!
6
【第一年是不顾一切的】
【每天每天不停地写着】
【执拗地舔着邮票的后面】
【向你而去吧!我的唾液♥】

钢笔与纸摩擦的沙沙声在安静的室内格外清晰。
埃尔温紧锁着眉,手中钢笔写下一行漂亮的英文。
他最近忙的发际线都往后退了好多。
这样下去迟早要过劳死。他有些阴郁的看了眼右手边厚厚的文件。
左手边的利威尔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埃尔温只要低头朝左边看,就能看到利威尔细软的黑发发顶。嗯,看上去很好摸的样子。
埃尔温深深吐出一口气,觉得心里稍稍平静下来。他停下笔,侧头俯视着利威尔,平时冷静冰凉的蓝眸也变得温柔了些。
利威尔。
他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俯视的视角的利威尔小小的,像是一只黑色的猫。埃尔温伸手轻轻拂过利威尔白皙的脸颊,他睡的很熟,但还是警觉的皱了皱眉。埃尔温尽量小心缓慢的收回手,他知道利威尔极有可能在睡梦中抓住他的手并掰碎那些脆弱的骨头。
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事。不过这也说明利威尔最近也忙的够呛,居然就这样毫无防备,不,还是有些防备的进入深度睡眠。要知道平常也仅仅只是闭上眼睛,连浅眠都少有。
不过该怎么说呢,这种即使是睡着也会潜意识里防备的行为,该说不愧是人类最强吗。
不是猫,是黑豹啊。埃尔温迷之微笑着抽出了一张废纸,在背面还算干净的地方写下了一首情诗。
题目是:给利威尔的情诗

利威尔看到这首诗的内心有点崩溃。
“切,肉麻死了。我可不是那些贵族小姐。”利威尔抓起一只笔,涂掉了“情”字。“搞清楚啊,这他妈什么鬼题目!”
嗯,没有涂掉自己的名字。
埃尔文心里暗暗惊讶,本来以为会把整个题目都划掉呢。
果然,还是喜欢的。利威尔喜欢埃尔文。
埃尔温看着利威尔看似粗暴却细细折好收起来的动作笑而不语。
“看什么看?不是给我的吗?”利威尔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是啊。”埃尔温笑着低头给了利威尔一个吻,心满意足的回去折腾一堆文件。
于是给利威尔写情诗成为了埃尔文独特的爱好。
爱情果然能给人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