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彼时他依着客廊的木柱熟睡,他正欲唤,却不想他惊醒过来,揉了揉眼抬眼看他,清晨的微光落在他白瓷般的脸上,他微微笑算作问好,那双漂亮的眼里带着泪花,秋水剪瞳,波光潋滟,那一瞬他心跳漏了一拍。只为那双眼。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