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第九天 红色组

具体说是苏中,绝对是一颗糖!✧٩(ˊωˋ*)و✧

王耀停在了一间房子前。
那是一间俄罗斯风格的民房,富豪华丽。
王耀忽然就不敢进去了。
他无意识的攥紧了脖子上红色的围巾,这还是昨天他在超市买的——鬼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超市。哦不,他已经是鬼了,但是他并不知道。看来鬼的生活和活着的生活没什么区别嘛,除了没法吃饭。不过王耀相信伟大的中国人民一定可以找出让鬼吃到美味饭菜的方法。
就在王耀胡思乱想到刚才过来路上遇到的不知名小兽烤起来味道会怎么样时,门开了。
王耀被吓了一跳,他紧张的很,他想逃。
他还没做好面对他曾经的恋人——不,他们没到,大约是没到恋人的关系,毕竟他们谁都没有说出那句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而且鉴于,他们最后如此仇恨对方——但王耀得对马克思发誓,他从没想过杀了他。
但是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他死了。
反正现在我也死了,大不了见完这一面我就去投胎。王耀破罐子破摔般僵硬的站在那里。
房子的主人走出来,脖子上围着白色的长围巾,紫水晶般的眸子看过来,然后急剧缩小。
王耀默默看着他,脸僵硬的笑都挤不出来。他想说些什么,比如嗨,比如好久不见,但最后他什么也没说。
高大的俄罗斯人死死的抿着唇,神色冰冷严峻,像极了那些争吵的日子。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软糯的声音颤抖着,像是暴怒。
王耀抿了抿唇,把红围巾往上提了提,遮住了大半长脸。伊凡-布拉金斯基察觉到眼前这个长发的小个子男人想逃,下意识的攥住他的手拉进房间,然后重重地关上门。
好冷。伊凡想,随即狠狠的否定这个想法并嘲笑自己。都变成鬼了,哪来的温度可言?可是他莫名就是觉得手中的温度太过冰冷。
伊凡一瞬的恍惚想起以前在寒冷的西伯利亚和王耀在一起拼搏的日子。小个子的中国人纤长的手指总是通红通红的,僵硬的弯不动,而他笨拙的用自己同样冰冷的手搓王耀的手,希望能带给对方对方一些温暖。后来他们用从牙缝里挤出的钱给对方买了手套,然后抱在一起,一边笑一边哭着——也许那时该接吻的,那是他们相依为命,最好的时光了。那是他们最困难的日子,挤在阴冷的地下室,拿着少的可怜的卢币,却怀抱着巨大的梦想。他们有着共同的信念和梦想,他们相互扶持着度过了那些艰难的日子,最后却分道扬镳。
伊凡想起那些温情的暧昧和那枚没送出去的戒指,觉得自己还是深深爱着他的——即使后来他们吵的天翻地覆,心里全是对彼此的怨恨。
他垂下眼看着不安的人,又重复了一遍问题,带着愤怒带着悲伤带着嘲讽带着冷漠,带着希望带着爱地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死了?
为什么站在我的门前?
为什么带着那条红围巾?
你是不是还一直爱着我?
王耀,你还爱我,对吗。
王耀眼神游离了一下,他没抬头看伊凡,视线落在米色的墙纸上:“有人被抢劫了,劫匪有刀。”
“你……”
“我退休了。”王耀快速的接上,“你死后。”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伊凡眯起了眼,在心里却叹了口气。王耀还是那么……善良,有正义感。他们争吵的原因就是要不要和黑手党合作,王耀拒绝了。然后他们吵起来了,公司一分为二,他们像美国队长和钢铁侠那样理念不合,不过他们可没有美国队长那么渣。最后结果和Facebook那场6亿离婚案差不多,他远走,后来病重,再后来就死了。
王耀没说话。
伊凡叹了口气,换了柔和点的口气问:“小耀,最后那段时间你是不是在?”
王耀红了眼眶,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于是伊凡笑了起来:“王耀你爱我。”
他掏出口袋里的戒指戴在王耀无名指上:“这是你对你不听我的话的惩罚。”
王耀沉默着,忽然开口:“我还是不赞同你。但是,我爱你。”
“万尼亚知道,万尼亚也爱你。”伊凡拥住他,笑了。
我爱你。
我怎么会真的恨你?
我总是对你心软。
意见不同就不同吧,没有什么比你在我身边更重要的了。
我很想你。
我知道你也是。
我很爱你。
我知道你也是。

苏中那种感觉真的写不出来,文笔渣的不要不要的。(╥﹏╥)
第一天是露中,不过因为存稿丢了所以没再写了。等哪天有兴趣了再说。
每天都是相对独立的,没啥关联。一天一个cp。
两个人都死啦,好在最后还是在一起啦。✧ʕ̢̣̣̣̣̩̩̩̩·͡˔·ོɁ̡̣̣̣̣̩̩̩̩✧
这里的设定是人死之后可以选择投胎或者住在冥界。不然你以为纸钱都烧给了谁?(✘)
第八天是丝路组……本来想写但是懒癌犯了(-ι_- )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