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第二天 金钱组,抱熊组

王耀觉得他会来琼斯家一定是因为阿尔弗雷德没有还他钱。
想起那笔不小的债款王耀又一阵心疼。 他进去时阿尔弗雷德正在看一部喜剧电影,桌子上摆满了汉堡和可乐,王耀嘟囔了一句垃圾食品,坐下来看电影。电影是典型的美式幽默,尽管有些笑点王耀get不到,他还是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他心满意足的起身,没有打扰聚精会神看着电影的阿尔弗雷德。
说实话,他和阿尔弗雷德关系其实挺暧昧的。他们在商业产品方面其实也算交集不多,比如阿尔弗雷德主攻高科技,而王耀则垄断生活用品。不是说不合作,只是比较少。按说他们应该发展成亲切友好的朋友关系,虽说一开始的确这样,但自从阿尔弗雷德借了王耀一大笔钱并且死皮赖脸的拖延还款日期时,王耀就看他越来越不顺眼了。而且还对他动手动脚的,虽然他们最后滚在一张床上并不全是阿尔弗雷德的错。这么说不是朋友也是炮友关系,但他们对对方又都有点意思。最后他们一直没在一起,毕竟王耀和阿尔弗雷德都清楚,他们是不会在一起的,于是也就暧昧,只能暧昧。好在他们掩盖的很好,除了他俩没人知道这俩土豪是暧昧的炮友。 王耀摇摇晃晃的走着,琥珀色的眼睛猛的一亮。
不远处的黑白毛绒团子吸引了他的目光。是滚滚诶!团子真的滚过来,扒住他的裤脚趴在他的皮鞋上,小熊猫有点重,压的王耀难受。不过他却毫不在意笑了起来。
“滚滚,想我了吗阿鲁?”滚滚挥舞着毛茸茸的爪子,不断的抓着他的裤子。
“好吧,果然把你交给马修是很正确的决定,你胖了不少呢。”王耀抽出脚蹲下身摸了摸滚滚的头。
马修是个羞涩腼腆的人,这点让他看上去像个大男孩。王耀挺喜欢他的,虽然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马修养了一只白熊。不过这对孪生兄弟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王耀不止一次认错他们。不过在王耀把喝醉的马修认成阿尔弗雷德和他滚了一次后就再也没认错了。毕竟和暧昧的炮友的哥哥,而且还是朋友的情况下上了床还是很尴尬的。好在大家都是成年人,没有非要谁对谁负责,何况他们还挺合得来,不愿破坏朋友关系,这事也就慢慢淡忘了。不过谁也说不准马修心里发生什么变化了,反正王耀也不知道马修到底多少次红着脸盯着他的细腰和屁股。
王耀这次出差时间长,索性干脆让马修帮忙照顾滚滚。看来滚滚跟着马修过得还挺好。毕竟马修是那么温柔的人嘛。王耀想。
滚滚看着他,仰头来咬王耀的袖子。“这可不能吃。”王耀笑着站起来,朝马修的房间走去。滚滚跟在他身后,慢悠悠的爬着。
马修正坐在椅子上,怀里抱着白熊。就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王耀过去就看见他通红的眼圈。
王耀没说话。
王耀坐在马修对面的椅子上,看着滚滚抱了抱马修的腿又过来趴在他鞋上。
“耀。”马修嗓音沙哑,听起来有些奇怪的音节带着颤音。
“我在呢。”王耀说。
“我在呢。”
马修低声啜泣起来,白熊看了看王耀,又看着正在哭泣的主人。滚滚动了动爪子,黑色的眼睛流出透明的液体。
王耀想把滚滚抱在怀里,但是他没有动。
只是看着,只能看着。
“我讨厌眼泪。”王耀声音低低的。
他想起刚才看的电影。明明那么好笑,全是阿尔弗雷德最爱的美式幽默。阿尔弗雷德的魔性笑声会传很远,他可怜的邻居会不厌其烦的投诉,阿尔弗雷德会笑得肚子疼,满眼都是笑出的泪。
阿尔弗雷德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脸上没有丝毫笑意,那些凉透的汉堡和不再冰凉的可乐都放在桌子上,一动未动。阿尔弗雷德没有哭。可王耀还是很讨厌。
“我讨厌悲伤。”王耀低低的说。
他更讨厌那些让人悲伤哭泣的原因是因为他。
他讨厌极了,因为他无法解决这些眼泪和悲伤。
毕竟,他死了。人死万事休。
  

不知道怎么写就断在这里好了。(T_T)
第一天是红色组,写了大半结果丢了。(T▽T)不想再写就直接换cp了。(ಥ_ಥ) 
一共写到第七天,一天一或两个cp,每个天是相互独立的,估计不会有啥联系。´_>`
本来抱熊组没什么亲密动作的,心疼小透明就让他和耀滚了一次(虽然还是是金钱组),等我写肉一定写小透明。✧٩(ˊωˋ*)و✧不过攻太弱气不好写啊,总觉得很容易写成阿尔。(-ι_- )
第三天估计要么是美食要么是朝耀,再往后独中和普中放在一起,丝路和伊耀放在一起。✧*。٩(ˊωˋ*)و✧*。
话说耀生日这么虐不好吧……´_>`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