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甜文的最后结局

他曾抚去她发上雪,拭去她眼角泪。他对她心动,青涩的少年结结巴巴的告白,许诺一世情深。
后来他白发苍苍,抚去她发上雪,拭去她眼角泪,微笑着劝她另寻他人。她早已认不出他,只当是好心人。而他从未后悔那时让她伤心的离他而去。
当我们的时间不对等,当皱纹爬上我眼角,当白发隐于黑发,我只希望你离开,然后恨我,再不见我。这样,多年后你想起我,记忆里依旧是我潇洒温和的模样。
“如果和她一起走到我人生尽头才是最糟糕的,”他看着空中飘舞的雪笑了,眉眼柔和:“她会记得我,记得那些愉快,不愉快的时光。她会开始难过,她会恐慌她的遗忘。等我从她心里出去一定要好些日子。”
“所以,”他笑了:“所以,我要她恨我,离开我。总好过以后漫长的难过。”

白发苍苍的老人笑着,眉眼柔和的唤她:“姑娘,莫哭了。人生还很长,一切总会过去的。忘了他,找个人好好地,活下去,快乐的活下去。”她掩面低泣,未看到他浑浊的眸子的泪光。她到底认不出他了。
徐洁远远的看着,她垂下眸,泪止不住的掉。
那年正是初秋,空气微凉,温润如玉的少年笑着,眉眼柔和的唤她:“姑娘,莫哭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