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团兵)给利威尔的●诗

梗是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
这首歌大家都知道对吧哈哈
不过角色后期死亡有,也就是说前面是甜的♥
不按照歌词来的哟~
没看过动漫和漫画,所以ooc可能很严重。
文笔渣!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吧,顺便再说一遍,不按照歌词来!文笔渣!
6
【第一年是不顾一切的】
【每天每天不停地写着】
【执拗地舔着邮票的后面】
【向你而去吧!我的唾液♥】

钢笔与纸摩擦的沙沙声在安静的室内格外清晰。
埃尔温紧锁着眉,手中钢笔写下一行漂亮的英文。
他最近忙的发际线都往后退了好多。
这样下去迟早要过劳死。他有些阴郁的看了眼右手边厚厚的文件。
左手边的利威尔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埃尔温只要低头朝左边看,就能看到利威尔细软的黑发发顶。嗯,看上去很好摸的样子。
埃尔温深深吐出一口气,觉得心里稍稍平静下来。他停下笔,侧头俯视着利威尔,平时冷静冰凉的蓝眸也变得温柔了些。
利威尔。
他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俯视的视角的利威尔小小的,像是一只黑色的猫。埃尔温伸手轻轻拂过利威尔白皙的脸颊,他睡的很熟,但还是警觉的皱了皱眉。埃尔温尽量小心缓慢的收回手,他知道利威尔极有可能在睡梦中抓住他的手并掰碎那些脆弱的骨头。
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事。不过这也说明利威尔最近也忙的够呛,居然就这样毫无防备,不,还是有些防备的进入深度睡眠。要知道平常也仅仅只是闭上眼睛,连浅眠都少有。
不过该怎么说呢,这种即使是睡着也会潜意识里防备的行为,该说不愧是人类最强吗。
不是猫,是黑豹啊。埃尔温迷之微笑着抽出了一张废纸,在背面还算干净的地方写下了一首情诗。
题目是:给利威尔的情诗

利威尔看到这首诗的内心有点崩溃。
“切,肉麻死了。我可不是那些贵族小姐。”利威尔抓起一只笔,涂掉了“情”字。“搞清楚啊,这他妈什么鬼题目!”
嗯,没有涂掉自己的名字。
埃尔文心里暗暗惊讶,本来以为会把整个题目都划掉呢。
果然,还是喜欢的。利威尔喜欢埃尔文。
埃尔温看着利威尔看似粗暴却细细折好收起来的动作笑而不语。
“看什么看?不是给我的吗?”利威尔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是啊。”埃尔温笑着低头给了利威尔一个吻,心满意足的回去折腾一堆文件。
于是给利威尔写情诗成为了埃尔文独特的爱好。
爱情果然能给人灵感。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