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同样废掉的长篇绿黑

他们的相遇是更早之前的,也许他们都忘了,也许他们还记得。但,谁知道呢?

 

  他们的相遇很普通,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相遇的人太多了。

 

  绿间有点烦躁。按理说,一向平稳的他是不会这样的。当然那只是按理说。

 

  绿间握着幸运物——不,他还没拿到他的幸运物。因为这次的幸运物要到比较远的地方去买,所以现在绿间在车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绿间太相信幸运物而导致老天都看不下去了,于是绿间所坐的车的车胎爆了。已经1个小时了修车的人还没到,司机不断地打电话催着,周围的人也都开始抱怨起来。因为路程已经走了一半,乘客都无法走回去或是走过去,要知道路程还是有些远的。

 

周围的人们低声咒骂着,抱怨着。这让绿间更加烦躁。

 

他不耐地看着窗外的景色,无意从车窗的玻璃上看到了一个男生。那个男生看起来比他小,身材也比较瘦弱,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蓝色的头发和眼睛像天空一样好看,清秀的脸平静而沉默,隐隐透出些淡漠。及时在周围人都如此烦躁的情况下,他还是如此平静,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绿间微微有点好奇,同时男生的平静似乎有了感染力,让绿间也稍稍平静了一些。

 

过了一会儿,男生走过来问绿间:“你好,请问可以帮我一个忙吗?”绿间习惯性地推推眼镜:“当然可以。”男生指着车上夹层(放行李的地方)说:“请帮我把那个蓝色的包拿下来,拜托了。”绿间站起来,不费力地就拿到了包。他看了看比起自己矮了一截的男生,想他大概是够不到才找自己帮忙的。“谢谢。”男生礼貌地道谢,因为绿间家也是有着严格的家教的,所以并不会觉得他太礼貌,这也让绿间对他又加了几分好感。“不用谢”绿间回到位置上,于此同时车也修好了。男生也回到位置上,从包中拿出书静静地看着。

 

下了车,2人朝不同的方向离去。

 

黑子看了看手中的包:“今天遇到好人了呢。不过他可以看见我。。。。”清浅的笑容从嘴角绽放。

 

绿间买了幸运物,准备坐车回家,忽然想到了那个男生,笑意淡淡漫出。

 

“应该还会再见面的吧。”

 

一个人一生大概会遇到2920万个不同的人,他们相遇在这2920万个人中。

 

所以,一定会在相见的。即使不知是在何时何地,还记不记得对方。

 

 

 

 

你看,他们还是相遇了呢。

 

绿间抱着熊猫走在去体育馆的路上,那是他今天的幸运物。

 

“小赤仔到底在搞什么啊?”紫原叼着美味棒懒洋洋的走着,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绿间推了推眼镜,其实他也有些奇怪。

 

说起来最近青峰那个AHO经常不见人影,不会是他惹怒赤司了吧。

想到这儿,绿间皱了皱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开玩笑,赤司的怒火可不是人类能承受的啊!

    上次不过是有人暗地里说赤司矮,赤司听到后二话不说就威胁人家,弄得那人进了医院不说,还搞垮了人家的公司。自此以后再没人敢说赤司矮了,当然除了一两个没长脑子的。

    但是如果青峰真惹怒了赤司的话……绿间默默地为青峰点了根蜡烛。

    推开体育场的大门,并没有想象中的“狂风暴雨”。只见赤司把玩着剪刀,一脸玩味地看着一处。

    见到赤司心情不错,绿间松了口气,同时也开始疑惑赤司到底有什么事。还有他盯着的那个地方似乎什么也没有吧。绿间背后一凉,抱紧了幸运物。

 

 

“小赤仔,到底有什么事?”紫原有点不耐烦,虽然没敢表现出来。

    赤司依旧盯着那个地方,玩味地笑了笑:“敦,别急。”

    一边的青峰不屑地“嘁”了一声。

 

赤司收起剪刀,走到刚才他一直盯着的地方:“过来吧。”

    就在众人都纳闷的时候,一个男生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于是体育馆里响起3道高分贝的尖叫声。

    “阿……阿哲,你什么时候过来的!”青峰一脸惊讶地问。

    “请恕我直言,我一直都在的。只是青峰君没发现而已。”

    青峰尴尬地笑了笑,揉了揉男生的头发:“还是不因为阿哲你的存在感太低。”

 

男生无奈地看了看他,对绿间和紫原鞠了一躬:“初次见面,我是黑子哲也。请多多指教。”

 

紫原看着比起自己要娇小的多的人,紫色的眸子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与鄙夷:“小赤仔,他这么弱,你找我们来就是为了看他?”绿间沉默地表示赞同。

 

眼前的男生真的太弱了,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

 

“敦,真太郎,他跟我们不一样。”赤司不在意地笑笑“还是说,你是在质疑我?”

 

紫原撇撇嘴,不做声。

 

“阿哲才不弱呢!”青峰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绿间推推眼镜,能让赤司看中的人一定不弱,更何况连青峰那么护着他……可他的体能什么的真的很弱……难道……有其他的才能?

 

绿间仔细地打量着男生。

 

赤司赞赏地看了眼绿间:“不愧是真太郎,那么快就能想到这一点。”

 

男生扯了扯青峰“青峰君请不要这么说。我的确很弱没错。”还没等青峰回答,赤司就拿起剪刀挑起黑子的下巴,满意地看着他们的身高差“黑子,你可是我赤司征十郎挑中的人。要有自信!”“是,赤司君。”男生顺从地答着。赤司眯了眯眼,心情好转。

 

“青峰和黑子一组,敦和真太郎一组。你们比一场。”赤司转着剪刀。

 

紫原不情愿地皱眉,可他不敢反抗。作为与赤司最亲近的人,他自然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和清楚违逆赤司的后果。可是他想不明白赤司为什么这么做。

 

绿间一直观察着男生,可惜没什么收获。

 

青峰看了看男生,有些担心:“阿哲……你……”

 

男生抬起头,眼中满满的认真:“青峰君,请相信我!”

 

青峰愣了愣,随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嗯!”也许阿哲真的可以。虽然对赤司多多少少有些不满,可赤司的完美与强大是人人皆知的,所以他应该可以帮助阿哲的!

 

“那么现在,比赛开始!”

 

 

    

 

 

绿间刚拿到手的球忽然就被断了。明明没有人啊……绿间疑惑地看了看身边,皱起眉头。

 

而青峰那边却接到了一个不知从哪来的球,那力道震得他往后退了一点。不待青峰细想,身体先一步做出反应灌篮!

 

场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情况。绿间和紫原不断地被断球,青峰则不断地收到从各个刁钻角度传来的球。

 

打到一半的时候,赤司喊了停。没有比下去的必要了。他已经收到很好的效果了。

 

虽然只打了半场,但谁输谁赢一目了然。

 

紫原明显对这个结果很不高兴,甚至有点想要暴走的趋势。不过被赤司压下来了。

 

绿间看着巨大的分差,推了推眼镜,这就是赤司选中的人吗……的确是不可小觑的才能。

 

男生明显还是有点喘,他抬起头看着赤司,虽然脸上还是没有表情,但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兴奋与激动。

 

“赤司君,谢谢你!”男生认真地看着赤司说。

 

赤司看着他们的身高差,满意地笑了笑:“做的不错,黑子。”

 

青峰一脸兴奋地看着男生:“阿哲,你好厉害啊!怎么做到的?”

 

“其实多亏了青峰君呢,真的要好好谢谢赤司君的特训。”男生似乎是笑了。

“赤司,那是什么?”绿间问正笑着的赤司。

 

赤司挑了挑眉:“难得真太郎如此有兴趣呢。黑子,讲讲吧。”

 

男生点点头:“好的,赤司君。Misdirection,通过故意将别人的注意引到球或其他队员哪里,降低自身的存在感,利用本身宽阔的传球视野并以“单点拨球”的方式将球送到队友手中。但也有缺点,此招并不适合长时间使用。”

 

“黑子的存在感刚好是可以实现这个技能的。现在,我宣布,黑子正式升为正选!与青峰搭档!”

 

“太好了阿哲!我们可以一起打球了!”青峰灿烂地笑着。

 

“嗯!太好了,青峰君。赤司君,谢谢。”

 

紫原嚼着美味棒,反正与他也没有多大关系。

 

绿间推了推眼镜,虽然有点勉强,但赤司的决定是不容置疑的。

 

“我是绿间真太郎,你是什么星座的?”绿间抱着幸运物问。

 

“我是黑子哲也,绿间君你好。我是水瓶座的。”黑子稍稍愣了一下。

 

水瓶?绿间皱皱眉,继续问:“血型呢?”“A型。”绿间又皱了皱眉。

 

“先说好,身为水瓶座A血型的你是和我相性最不好的。”

 

“………………”这是没反应过来的黑子。

 

“………………”这是对绿间无语的青峰。

 

“………………”这是在默默吃零食的紫原。

 

“真太郎还是老样子。”这是一脸笑意的赤司。

 

“果然我最讨厌你了,黑子。”

 

 

 

 

 

谁说是真的讨厌呢~说不定只是掩饰自己对对方的好奇~

 

 

 

 

 

其实绿间并不讨厌黑子,相反,他对黑子有点好奇。但天生蹭得累的性格让他一次又一次的与黑子疏远。

 

 

“果然我最讨厌你了,黑子。”绿间看着黑子走远的背影默默挠墙。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不讨厌你啊啊啊啊啊啊!千万别误会啊啊啊啊!

 

即使心里这样想着,但还是会冷冷地说着:“B型的我和A型的黑子性格是最合不来的。”

 

在又一次对黑子说我最讨厌你了之后,黑子依旧面瘫着脸无视他。

 

大概就是他一直这样,我才会不停地说这些话的。绿间有些不满地想。

 

终于有一次,黑子看起来有些无奈地说:“绿间君,我知道你很讨厌我。但是恕我直言,你不用每天都说上好几遍吧。”

 

绿间忽然就有点高兴。黑子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别的情绪,这让他有点自豪。

 

绿间推推眼镜,嘴角止不住地上扬:“我果然和你最合不来了。”然后走开。

 

默默地捂住自己的脸,绿间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哪有人会因为这个感到高兴啊喂!黑子,我果然最和你合不来了。

 

所以说啊,蹭得累就是麻烦啊。

 

 

“……怎么会在这儿睡着了?”绿间有些无奈地看着趴在图书馆桌子上的黑子。

 

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柔柔的打在蓝发少年身上。白皙的皮肤被镀上一层光晕,宛如天使。有微风吹来,柔软的蓝发被吹起。原本就存在感微弱的人,在阳光的沐浴下似乎更加遥不可及。

 

绿间是清楚的,黑子是真的淡漠。大概是因为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他的世界中只有他和篮球,也许这就是他如此执着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喜欢,更因为世界中只有篮球。也许还有书,绿间默默地想。所有的人,不过是篮球的附赠品罢了。但是啊,大家都在融入他的世界,所以并不单单是因为篮球,而是真的喜欢大家。

 

黑子的淡漠是表现在行为中的。对于不熟的人,黑子总是彬彬有礼的,礼貌却过于疏远。

 

绿间边想边把黑子压在身下的书轻轻地抽出来。他看了一眼,是诗集。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绿间轻声念着诗,看了眼安静睡着的黑子笑了笑。

 

果然还是对你很好奇呐。

 

没关系,我还有很多时间,足够满足我的好奇。

 

黑子,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啊啊,下雨了啊。

 

黑子有些头疼地看着天空。青峰因为小麻衣的写真集发售先走了,他也没有什么熟悉的人了。

 

“明明天气预报说不会下雨的……”黑子有点怨念,是的,他没带伞。

 

看来要淋着回去了。黑子想着,看了看瓢泼的大雨,深深地觉得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

“……黑子?”

 

一道诧异的声音传来,黑子回头看了看:“绿间君?”

 

一个高大的男生站在黑子几步远的地方,用缠着绷带的手推了推眼镜,一脸严肃冷漠的样子。

 

“……所以说你没带伞?”绿间脸上写满了不耐烦。黑子默默点头。

 

“……”绿间看了他一会儿“真是的,我勉强带你一程吧,先说好,我才不是在关心你。”

 

黑子一瞬间有一种面前的人不是绿间的感觉。他和绿间并不熟,但擅长观察人类的他也是多少知道绿间很少也许是不擅长关心别人,可是现在……

 

回过神绿间已经撑着伞站在大雨中了。

 

黑子看着绿间依旧不耐烦的脸想,也许是意外温柔的人呢。

 

黑子是明白的,绿间的冷漠。对不在意的人毫不关注,绝对的无视。脸上的冰霜从一开始就表明了他的冷漠。严谨的性格,冷漠严肃的气场,在常人眼中的怪癖,一看就知道是不好相与的人。

 

不得不说,真的很出乎黑子的意料。他本以为绿间会无视或嘲讽他的,毕竟绿间每天都念叨着“果然我和你最合不来了。”

 

但是……黑子看着绿间的伞离自己的距离和他们的身高差,默默地收回了逐渐蔓延的黑气。

 

“到这儿就可以了,绿间君。”黑子看着分叉口对绿间说。

 

“顺路而已。”绿间不在意地推推眼镜,撑着伞走过去。

 

一路上都两人很沉默,都不是会找话题的人,而且不熟悉,但是却没有想象中的尴尬。

 

黑子看着被雨模糊了的景物忽然想起一句话,反应过来时已经念了出来。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好在绿间并没有看他,依旧撑着伞走路。

 

黑子暗自松了口气,对于有着良好家教的黑子而言这是不礼貌的行为。

 

慢慢地,到了黑子家,黑子客套地问绿间要不要进去,绿间拒绝了。

 

“真的麻烦绿间君了。”黑子道谢。其实他们家是相反的方向,绿间偏说顺路要送他回来。难道……应该不会吧。黑子否定掉自己的想法,毕竟怎么想绿间都不可能是那种人。

 

看着绿间走远的背影,黑子轻轻地笑了笑,看了眼灰色的天空和远处树木的苍绿轻喃:“是个温柔的人啊。”

 

一直都看不透的绿间君,一直都以为很冷漠的绿间君,一直都讨厌自己的绿间君,原来是个温柔细心的人啊。

 

临睡前,黑子忽然想起回来时,绿间总是不着痕迹将伞往他那边倾斜以至于自己的半边肩膀都湿了。

 

看来明天真的要好好谢谢绿间君了。

 

梦中,有人低吟着诗,声音温柔。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当然第二天黑子向绿间道谢却吓了绿间一跳并引起光的不满,就是后话了。

 

 

 

 

 

 

   “所以,绿间君才来找我吗?”黑子努力抬头看着一脸“我才不是想找你,只是刚好路过,然后想起你了而已”的绿间。

 

   “所以说我才不是特意来找你的说。”今天绿间也在傲娇着呢。

    

   “那么,绿间君可以放手了吗?”黑子无奈地看着他们的姿势。

 

   现在黑子被绿间抱着腰牢牢地靠在绿间的胸膛,看上去像一对正在热恋的情侣,而且他们已经保持这个姿势有很久了。

 

   你问为什么?因为绿间一大早就在按门铃,睡得有点迷糊的黑子开门的时候绊了一下,倒向绿间的时候,绿间也是条件反射地接住了。然后……绿间就不放手了,就着这个姿势告诉黑子的来意。

 

   因为今天的晨间占卜说巨蟹座的幸运物是蓝色头发的人,于是黑子被绿间勒令“从现在到明天开始以前,你不能离开我半步。”

 

   黑子对此表示反正他今天没什么事,偶尔陪着绿间(抽风)也没什么关系。

 

   “……虽然我知道幸运物对绿间君的重要性,但是可以请绿间君回避一下吗?”黑子拿着衣服看着坐在黑子房间的某真·神棍,蓝色的眼睛中是明显的不满。

 

   因为绿间要去书店,所以黑子不得不换掉睡服。

 

   于是绿间用“你是我的幸运物,当然要待在我身边了。”的理由正大光明(不)地坐在黑子的房间。

 

   干净,整洁。绿间满意地看着黑子的房间。不过,书很多嘛,绿间看了看黑子的书架。某人显然是忘了自己房间有一个很大放得很满的书柜。

   黑子看着正在打量自己房间的绿间无奈地换衣服。反正都是男人,怕什么?

   绿间满意地看完自己媳妇【不对】的房间,真想对黑子说什么,扭过头却看见令人血脉喷张一幕。

 

    绿间瞬间涨红了脸:“不……不知廉耻!”

 

    黑子颇为无语地看着他:“是绿间君不肯走的。还有,我们都是男的。”

 

    绿间噎了一下,不做声,只是不断地推着眼镜,耳朵也是红红的。

 

    黑子换好衣服和绿间出了门。看了一上午的书后,黑子提议中午在M记吃饭。

 

    “不行。”绿间很坚决地否定了黑子的提议。

 

    “为什么?”黑子明显不满。

 

    “午饭不能喝奶昔!”绿间皱皱眉对黑子开始说教,末了,想了想补上一句“想喝的话吃完饭后再去买。”

 

    虽然接受了绿间的话,黑子还是有点不情愿“绿间君好像老妈子。”

 

    绿间瞬间炸毛“黑子哲也!”

 

就这样打闹着了到饭店,点了菜。虽然很多人都表示他们只看到一个人一边走一边和空气吵架,搞得他们以为闹了鬼或以为绿间是深井冰。

 

“黑子你吃得太少了。”绿间看着黑子盘中剩了很多的饭。

 

“我胃口这么小真是不好意思了。”被很多人说过的黑子冷冷地说。

 

“真是浪费,快吃掉!”“不要!”“快吃!”“不要!”………………

 

“所以说都怪绿间君,才会被服务员小姐说的。更重要的是,你害我都喝不下奶昔了!”黑子想了想刚才服务员额角爆着青筋却一脸笑(威)意(胁)地说请安静,散发出的黑气让黑子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明明是你不肯吃饭的说!说过多少次了,奶昔什么不健康的说!就是你不好好吃饭一直喝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才长不高的说!”绿间不甘示弱地讽刺。

 

被戳到痛处的黑子脸黑了下来,浑身散发出黑气“绿!间!真!太!郎!请向香草奶昔道歉!不然我绝对不会原(放)谅(过)你的!”黑子气得连敬语都不带了,所以说啊,绿间你自求多福吧。

 

惨叫声响起,黑子收回手刀,吸了口香草奶昔黑气才消散了些。

 

其实,不过是因为熟了而已,所以才无所顾忌地和对方闹。这可是黑子的光都无法得到的待遇啊绿间。

 

时间晃到了晚上。因为绿间的要求,黑子今晚住在绿间家。

 

绿间看着洗完澡出来的黑子,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脸红了起来。

 

玩闹了一天的黑子也累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哦,忘了说了。因为绿间以客房很久没打扫和自己是一个人住没有多余的被子为由,让黑子和自己睡在了一张床上。

 

绿间看着熟睡的黑子,轻轻抱住他,在额上印下一吻“晚安。”

 

黑子唇边流露出一丝笑意。晚安,绿间君。

 

在黑子真正熟睡之后,绿间轻轻吻了一下黑子的嘴唇,是甜的。

 

心满意足的绿间抱紧了怀中的黑子,入睡前模糊地想,来日方长。

 

不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我们还可以做很多事情,来日方长。

 

 

 

  • 新人

 

 

 

“你的训练员是哲君哦。”桃井笑眯眯的说。

 

“训练员?”黄濑微微挑眉。

 

“前辈啊。黄濑君虽然是二年级,但是因为中途入部,就要和一年级的菜鸟一起对待。所以才会要配个训练员。”

 

“请问你是黄濑君吗。”

 

“啊啊啊啊啊!”黄濑一脸惊恐地看着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人。

 

黑子还没说什么便被扑过来的桃井打断了。

 

“哲君!他是昨天提到的黄濑君。”桃井温柔的看着哲君,今天的哲君也好帅气!

 

“桃井小姐,早上好。”黑子微微点头。然后向黄濑鞠躬:“你好,我是黑子哲也。从今天开始就是黄濑君的训练员了。”

 

“你是训练员!?这么小一只!?”黄濑明显不满起来,让除黑子外的众人不约而同地皱起眉。

 

绿间抿抿唇,这与他无关,虽说是一个队,但是说到底他们并没有多少交集。

 

赤司与黑子的交集就不多,更别说他和紫原了。而且青峰刚巧不在,至于桃井……她现在还在花痴中……仅仅因为黑子对她说了句早安……绿间在心里默默扶额,其实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存在感的原因,像黑子那么礼貌细心,而且很干净的男生应该是很受女生欢迎的。当然,这跟他没什么关系,绿间想。

 

随即那边传来一声痛呼,绿间微微瞄了一眼,原来是黑子送了黄濑一个手刀。啊啊,戳到痛点了呢,黄濑。

 

黑子有点不高兴,虽然他依旧面瘫着脸,但是他真的有点不高兴。真是不礼貌啊黄濑君,黑子有些生气的想。

 

没人愿意被戳痛处,当然除非他是个抖M。可惜黑子明显不是。但是,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所以黑子不会做什么,也不会骂什么,漠视就好了。黑子看着黄濑想,但是……小不点什么的……还是无法释怀啊……

尽管黄濑多么不情愿,但是赤司的命令在那儿摆着呢,不能反抗啊不是。

 

好吧,黄濑是真的不满,尤其是在听到赤司说如果他们赢不了比赛,他和那个矮豆芽都要被降到二军。

 

拜托,你是在开玩笑吗!黄濑在内心疯狂刷屏。这段时间黄濑不停地挑衅黑子,然后黑子也如他第一眼看上去那么弱。跟这么弱的人在一队,绝对会被拖后腿好吗!为什么一军会有这么弱的家伙啊!

 

赤司像是看出了黄濑心中所想,朝黑子走过去:“黑子,不要让我失望。”“是,赤司君。”黑子应下。

 

黄濑看了眼他们,心里还是不明白。明明都是那么强的人,为什么里面会有一个运动废材啊?

 

“他可是被赤司看中的人。是和我们不同类型的。” 绿间继续射篮。黄濑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就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了。

 

他尴尬地笑笑,心里却思量着“不同类型”的意思。绿间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明天你就知道了。”“诶?哦。”

 

明天吗……黄濑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黑子,还是感觉没什么希望啊。

 

 

 

黄濑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黑子在心里默默叹气。

 

啊啊,我可不想输啊……黄濑想着。真是弱啊……

 

“黑子君,我有个提案。”黄濑用轻浮的语气说着。

 

“是什么?”黑子连看都没看他。

 

“这场比赛,如果我们两个出场了的话。看谁能得到比较多的分数,来决胜负吧。”黑子闻言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黄濑笑着,金色的眸中闪过一丝恶意与不屑:“如果我赢了的话,请把那制服给我。”

 

黑子依旧还是平静的“虽然不想要,但是如果队伍输掉的话,那场胜负要怎么办?”

 

“那个,就算那样也可以看谁得的分数比较多。”黄濑顿了一下,有些惊讶“虽然不想要?”

 

“该说是,没有意义。虽然没有那个资格,但在身为训练员的份上,请让我说一句话。在队伍里重要的是,考虑自己应该做什么事。”黄濑看着黑子,想着‘应该做什么事’的意思,又听见黑子说“但是,我认为那份不服输也不错。”

 

黄濑别过脸,为啥听到他的赞赏【?】会不好意思啊!黄濑默默在心里挠墙。

 

很快就到达了要比赛的学校。虽然是个还行的强校,但是品格很差呢。黄濑打量着那些学生和队员。

 

不,不是很差,是基本上没有品格这个东西吧!黄濑在心里呐喊着。

 

可恶!黄濑被两个人夹在中间,不时被撞一下。好痛!黄濑在心里疯狂刷屏脏话。

 

怎么样都出不去……可恶!黄濑猛地挣脱,其中一个球员顺势倒在地上。“进攻犯规——”裁判吹响哨子。球员得意地朝黄濑笑了笑。

这家伙……裁判针对这边很严格……可恶!黄濑看了看比分61:75。糟了……分数差距追不上,在这么小气的感觉下输掉什么的,太讨人厌了。黄濑有些泄气。

 

“帝光——队员替换——”

 

“说替换,替换的人在哪儿?”“该不会是哪个吧?”有人指着黑子“好弱!”

 

黄濑看着即使在众人的嘲笑下,也依旧平静的黑子,忽然就觉得好像他也很可靠。怎么可能?黄濑摇摇头,把想法从脑海中甩出。

 

“不好意思,请借我一臂之力。”黑子走过黄濑时,停了停。

 

“不,我?不是反过来吗?”黄濑惊讶地看着黑子。

 

黑子扭头看着他,淡淡地笑了笑:“我是影子,夺取分数的光是黄濑君。”“哈?”

 

比赛再次开始,黄濑依旧被夹住,他看着不远处的黑子不满地嘟囔:“虽然感觉说了些帅气的话,只是存在感薄弱的人能做些什么?说真的,话说不是连防守的范围都没进嘛!”

 

再次转过头时,一个篮球快速地朝自己飞来,黄濑下意识接住。黑子还保持着传球的姿势。所有人惊讶地看着黑子,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黄濑反应过来,连忙把球投进篮筐,转身离开夹住他的人。

 

“刚才的……发生了什么?”夹住黄濑的两个人依旧还在发愣。

 

黄濑不停地接到黑子传来的球。他看着跑在自己前面的黑子,不会吧,反过来利用薄弱的存在感,成为了传球的间接点,那种事有可能吗?黄濑惊讶地看着黑子。

 

“请不要把目光从球上转移开。”如主人的性格一样平稳冷静的声音传来。

 

黄濑回过神,看见黑子认真的表情“分数还有差距的,要认真上了。”黄濑笑了笑,开始兴奋起来。

 

与此同时,赤司按下一枚将棋。绿间从他身后走来:“赤司。”

 

“绿间吗。”明明是疑问的词却带上了肯定的语气。“怎么了?”

 

“这次,黑子和黄濑的二军同行被监督推荐了。”

 

赤司轻笑:“黄濑马上就会穿上制服。我只是认为,提前先介绍黑子的力量比较好。”不然让那个黄毛一直看不起他选中的人【xi fu】吗?

 

“马上……吗?还是像平常一样说得像什么都知道。”

 

“我当然知道。”绿间微微眯眼。赤司微微侧头,嘴角带着笑意:“看出黑子力量的……也是我哦。”

 

怎么听都有一种炫耀的感觉……绿间推推眼镜,转身离开。

 

83:81

 

帝光赢了。

 

“稍微有点理解你说的话了。但是,果然搞不懂。就算是懂了应该要做的事,如果是一定要牺牲自己才行的话,我是做不到的。虽然是知道了小黑子的厉害,那样,还会好玩吗?”

 

一边讲一边就这么想了,这个人没有在想牺牲什么的,所以才觉得很厉害。黄濑看着目不斜视的黑子想。

 

黑子突然出声“不好玩呦。”黄濑转过头看着黑子“输了的话,就更加。”

 

黑子说的时候嘴角带着笑意,很好看。黄濑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了。

 

“比起那个,‘小黑子’是怎么回事?”

 

“我啊,会对尊敬的人在名字面前加上‘小’。”

 

“请不要这样。”黑子说的时候,眼里有什么暗了下去。

 

“有什么不好。比起那个,小黑子,”黄濑满意地看见黑子转过头凝视自己“我感觉我好像迷上篮球了。”

 

黑子有点小惊讶,然后转过头,唇边带上一抹清浅的笑。

 

黄濑觉得,自己就是被这个笑容迷惑了。平时不笑的人,笑起来真好看呐。黄濑想。

 

于是那天晚上,黄濑梦见黑子一直对他笑,第二天起来说什么都一直缠着黑子。

 

呐,再笑一个吧。

 

 

 

 

  • 帝光日常【?】

 

 

“早啊,哲!”“哲君哲君哲君!”

 

有人从背后叫住黑子,黑子停了停,没有回头。

 

桃井欢快地扑到黑子身上,“早安,桃井小姐,还有青峰君。”黑子微微侧头看着桃井和后面慢悠悠走着的青峰。

 

“早安,哲君!”桃井朝黑子笑得灿烂,青峰走到黑子旁,打着哈欠揉了揉黑子好不容易才弄好的头发。

 

黑子打掉青峰的手,整好头发,对桃井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桃井立马发起花痴。

 

青峰则不爽地收回手:“哲,你真是区别对待啊!”

 

“桃井小姐是女孩子,当然要好好对待。”桃井听到后立刻对青峰得意地笑了笑。

青峰不爽地“切——”了一声。

 

到了教室,因为青峰和黑子一班,而桃井不是,所以桃井恋恋不舍地离开,离开前还对黑子喊了一句:“哲君,下课我来找你!”黑子点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哲,作业借我看看。”青峰戳了戳斜对面的黑子【不知道就自己定了】。

 

“青峰君,这是最后一次了。”黑子有些无奈地叹气,拿出作业递给青峰。

 

“啊啊,知道了。”青峰敷衍地应着,反正下次也一定会借到的。

 

所以啊,黑子你这么惯着青峰真的好吗?小心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毕竟AHO就是AHO,上课睡觉被老师逮到罚站了吧~而黑子在课桌上趴着睡得香甜。

 

下了课,黑子不断地被桃井和黄濑聊天【sao rao】。

 

“小黑子小黑子小黑子!”“哲君哲君哲君!”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桃井和黄濑互相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碍事的家伙怎么也在!”

 

黑子合上书,叹口气略带无奈地看了他们一眼:“桃井小姐,黄濑君,请问有什么事吗?”

 

被叫到名字的两人立刻朝黑子扑去。桃井还不忘给黄濑一个得意的眼色:哲君可是先叫的我!黄濑咬牙:还不是仗着小黑子对女生温柔!桃井丢了一个白眼,同时也有些洋洋得意:你又不是女生!哲君才不会和你在一起!

 

  黄濑咬着牙看着欢快地黏在黑子边的桃井:可恶!我才不会把小黑子让给你的!

 

  又是一番暗自较量,黑子看了看桃井和黄濑依依不舍离开的背影,还有那句还在耳边环绕的“哲君/小黑子,我下节课还来找你!”开始考虑要不要翘了下节课,反正也没人看得到他是吧~

 

  但是,黑子是一个认真勤奋的人,所以一向是个好学生的黑子怎么会翘课?当然体育课除外。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