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小段子 all耀

有没完成的

“f/u/c/k”亚瑟拉住‘偶然’遇见的王耀说道,顺便塞给了王耀一支玫瑰花。

 

王耀愤怒地把玫瑰捏在手里,还没说什么就被王湾扯走了。

 

王港看着亚瑟脸上泛起了的诡异的红晕,默默地掏出折凳眼冒凶光。

 

看着王湾扯着王耀离开的王澳回过头对正在行凶的王香说:“记得别打死,打残就行了。”

 

 

【其实王家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王耀因为不想给王湾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当作没听见【其实中华锅都快出手了23333333333

 

 

一开始定的其实是法叔:

 

弗朗西斯将玫瑰递给王耀,笑得意味不明:“fuck”

 

一旁的路德维希皱起眉正想教育弗朗西斯不要说脏话,特别是对着王耀时。

 

王耀却红着脸接过了玫瑰。

 

身边的基尔伯德已经黑着脸冲了上去。

 

 

在中世纪的英/国,一般人不能随意做爱。除非他们是皇家贵族,不然一定要有国王的允许。所以当人们想要生小孩时,他们就会去跟国王申请允许,国王就会给他们一个牌子挂在门上,代表他们可以做爱。在牌子上写着Fornication Under Consent of the King(意为:在国王的允许下做爱)。简称F.U.C.K.

这就是Fuck,这个单词的由来。

 

 

 

上司气急败坏地把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

 

本田菊低着头站在一边。他看着脚边凌乱的文件,然后抬眸看了眼窗外黑压压的人群,唇角流露出一抹笑意。

 

他看了眼正在发脾气的上司,然后走到窗边打电话给阿尔。

 

“阿尔君,现在……”

 

“Hero知道了。本田你想办法给Hero镇压下去。”阿尔听着对面焦急的声音,觉得有些烦躁。

 

然而被认为‘现在一定焦急万分’的人,却是愉悦地看着人群,甚至朝人们笑了笑。然后继续用和脸上的表情截然不同的语气,急切的和阿尔说话。

 

本田菊幽深的眸中快速地划过一道亮光。nini,等等我。

 

 

“分手吧,我们。”

王耀咬紧了下唇,扭过头有些哽咽地说出这句话。

阿尔弗雷德只是打着游戏,漫不经心地应了句:“哦。”

然后王耀就收拾东西从他们同居的屋子里离开了。

而他全程也只是漠然地继续打游戏,甚至连王耀离开朝他低低的告别,都没有回头看王耀一眼。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阿尔弗雷德开始变得急躁起来。

也许是从,他打游戏打到凌晨,没人叫他赶快睡觉,于是第二天他上班迟到了整整半天。

他下班回家,没有热乎乎的饭菜在桌子上,只能订外卖。

他在酒吧喝得天昏地暗,没人带他回家,给他醒酒。

他的屋子乱七八糟,想要的东西通常翻好久还找不到。

阿尔弗雷德忽然想念王耀。

王耀在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迟到过,没有饿过肚子,没有宿醉后的头疼,没有找不到想要的东西。

他看了看房间,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决定要把王耀找回来。

就在下一秒,他蓦地发现他对王耀几乎一无所知。

王耀的工作他也只知道是个厨师,他不知道王耀工作的地方,王耀会去哪里他也不知道。

他想起恋爱的时候,每一次的约会从来是王耀主动来找他的。

不管是什么他都是让王耀自己决定,一直都只是接受着对方的主动。

就连开始,也是王耀提出的:“我喜欢你,要不要和我交往一下看看?”

而他当时看着害羞的东方人扭扭捏捏的样子觉得有趣,而且对方长得的确好看。

 

他看见了王耀,

王耀和一个淡金色头发的高大男人走在一起,两个人边走边聊着什么。

阿尔注意到他们脖子上的情侣围巾,他们笑着从他面前走过,看起来很甜蜜。

 

 

 

 

嗯?你问王耀最喜欢的是哪个家人?

 

我想……应该是王澳吧。

 

为什么?这个问题显而易见吧,王澳也许以前不是,但是现在肯定是的。

 

你问王湾?嗤,你以为王耀真的有那么多的时间和耐心去对待一个叛逆任性的小姑娘?你当真以为他是那么好欺负的?王者的尊严可以放下,但是不能被践踏。

 

至于本田菊……他现在什么都不肯承认,我知道是他上司的意思,但是他自己的想法和我们何干?你能保证王耀真的没有那么一丁点的恨吗?虽然是为了警示自己,但是那道疤痕可以一直留着的啊。

 

王耀那么骄傲的人,就算是蒙/古那家伙也未曾屈服。

 

 

 

 

 

“唔……要带上这个……啊,还有那个!”

 

王耀整理着旅行箱,指使着王澳拿东西。

 

“先生……我可以自己弄的。”王澳无奈地叹气。

 

王耀动作一顿,露出一抹浅笑,带着无奈和一丝丝难过。

 

他伸出手想揉揉王澳的头发,却发现自己早已够不到了。

 

“不知不觉小澳你就这么大了啊……”

 

可是我还停留在原地呢。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