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做了个梦,很多记不清了
两个人都是民国军阀吧,都是男人,双箭头,好像也在一起了,但是立场不同。
所以一个人离开了,应该是去投奔其他势力了,留下的那个人腿有点瘸。
我是留下那个人的视角。
他们真的很爱对方,我能感觉到他们有多不舍,但又无可奈何。
后来,因为住的地方(某势力的宿舍吧)看管严密,所以腿瘸的那个偷偷跑出来找另一个,想跟那个人走,他不小心进了一家店,那个店在梦里很真实,之前还来过一次,买了点吃的。再来看见一个新来的员工,嘈杂拥挤的人,新来的员工忙着还顺手把免费的新品塞到他嘴里。(或者说塞到我的嘴里……)因为没钱,所以啥都没买。
然后他出了店,碰到了另一个人,那个人是我的爱慕者,爱慕者说帮他。然后两个人一起慢慢走,瘸腿的支着拐杖,想在城里先找找。
然后我切视角了,转到走的人,梦里表现形式是文字。
那个人在他的爱慕者(也是当时和他一起离开)的帮助下跑了出来,那个人坐着直升飞机喊爱慕者的名,没带姓,很亲昵,那个人很迟钝,没发现爱慕者喜欢他。然后爱慕者看着他,很浅的笑了笑,想,只要你多叫几次,我什么都愿意为了你做。
那种爱而不得,甚至不敢让他知道的酸楚真的…………
他俩就这么坐着直升飞机去找瘸腿的,发现他不在住的地方,然后去城里找,他们那个高度刚好把小城一览无余,那个人低着头在小城里仔细的看,然后很失望的说没找到他,爱慕者问为什么。
那个人说,他那么骄傲的人,不会和别人一起走的。

然后视角换成了一张图,泛黄的纸,毛笔画的,墨还很黑,是小城的局部图,人都成了缩小版的火柴人,然后我下意识的找瘸腿的人,因为受那个人影响,一开始找单独的人,然后看见一个大步疾走的人,忽然认错了,要找的人已经瘸了,然后找到了,两个人挨的很紧,瘸腿的在图上几乎成了一个黑点。

我看了一会儿,想那个人的话,然后梦醒了
其实他俩真的很了解对方,但偏偏又总是忽略自己对对方的重要性,大概是爱深了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