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all耀】生活(5)

剧情算是开始了吧……?

埃兹小镇自从被评为法国最美的十大小镇后,旅游的人就挤满了这里。人们总是拿着相机匆忙的赞叹几句,又涌向另一个景点。

热闹还是宁静?

弗朗西斯也说不出来哪个更好。他背着画板看了许久,还是寻了一个偏僻点的公园。

他并不是很常来这里,年少时也喜欢热闹,喜欢画繁华的美景。在这种宁静的过分的地方总是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而现在弗朗西斯却坐在木椅上,撑开画架准备作画,他享受这里的平静如同他想要逃避的感情。

老了老了。

王耀经常说的话就那样忽然浮现在脑海,像是湖里你因为带不走而刻意忽略的鱼。

它生活在湖里,却总是吐着泡泡突兀地浮上来,而你忍不住看它一眼又一眼,直到你失去兴趣或投湖自尽。

弗朗西斯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美景上。几只雪白的鸽子略过他的视线,落在正拿着面包的老人身旁。阳光温和的铺满公园,喷泉忽然启动,纤细的水线反射出耀目的光。

一切都刚刚好的恶俗。

但是人在某个时刻总是会喜欢这样的陈词滥调般的光明,而弗朗西斯总是尽力让自己避开那些。他总是目中无人一样做出一些别人不能理解的举动,比如自称哥哥和果奔。他想要变得不那么普通——不如说每个艺术家都那么想——所以自我才那么重要。但人是群居动物,所以又有了派别。

但是最后还是不可避免的落入俗套。

弗朗西斯迅速的铺开画纸,调好颜料。
天空从天蓝抹到浅灰蓝,远景的森林化成灰豆绿,香水百合加上浅柠檬黄永远是亮部的最佳组合。

都是那种颜色,亮又纯——补色总是容易调过头,高级灰还没调出来就脏了——但是这种颜色组合起来又格外的明亮——就像世俗口中美好的光明。

弗朗西斯不讨厌光明。

铃声忽然响起,被惊动的鸽群哗的四处散去,弗朗西斯作画的手一抖,笔尖的钛白便划出一条粗壮的短痕。

老人半是好奇半是不满的看过来,他也只好强忍着怒气向老人道歉,不意外的得到对方善意的谅解。

弗朗西斯皱着眉拿出手机,两个方块字的印入视网膜的瞬间就没了脾气。

法国人挫败的叹了口气,半是绝望半是快乐的想,他也许该试试追求王耀了。

毕竟人生很难有这么纯粹喜欢一个人的经历的。

弗朗接到有新房客的短信就回去了。结果刚进门就打了个哆嗦——太冷了!

唯一有空接机的王耀表示新房客觉得八月的德国温暖得有些过头。(弗朗西斯:???)

来自西伯利亚的俄罗斯人扛得住寒冷却熬不过酷暑。一米九的战斗民族壮汉热得差点哭出来。

王耀捏了捏汉子圆乎乎的大脸,忽然保护欲疯狂发作。

于是……

绅士穿着薄西装看着在花房里惬意的晒太阳的两个人,还是没忍住进了厨房。自从炸了厨房,战斗民族的小伙子对他和善的笑了一个星期后他就只敢做甜点了。不能关掉空调,没办法做黑暗料理来报(拒)复(绝)社(狗)会(粮)的亚瑟柯克兰先生只好期望用甜点把万恶之源甜死——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人家味觉奇差。

而且每天奔跑在太阳下的阿尔弗雷德直接被冻感冒了。小警察抽着鼻子一边喝王耀熬的姜汤一边哭喊王耀偏心,穿着T恤带着围巾的俄罗斯人直接无视他并抢走了半锅姜汤,阿尔弗雷德直接就炸了 。

本来就因为国/籍看不顺眼的两个人掐的更厉害了。

王耀看着日常互怼的两人组×2,默默拿出笔开始调房间——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emmmm……修罗场
偏爱法叔(*T▽T*)
文中出现的颜料名字都是水粉的果冻颜料。油画加补色没那么容易脏的,但是水粉就……
默认法叔带的是水粉啦

不知道怎么写内容就这样吧……
我完全是剧情流啊……(T_T)
我发现我写文就是靠灵感……开头是,内容也是……
不知道怎么写就容易断更´_>`
感觉没法写文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