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原创脑洞 关于我和杀/人/犯的见面

就只是忽然想的梗,趁下课码的,等我回家就有时间更文了大概

我有点紧张。

不是因为害怕。

好吧就是害怕。

对于未知心理的恐惧。

我要采访的罪/犯是个年仅17的少女,昨天法院宣判了她死/刑。

本来是不打算判死/刑的。

大约是法官也觉得太过恐怖————那个有着普通(但是可爱)脸庞的女孩子很惊讶的样子,然后歪着头眨了眨眼说:“还不至于判死刑吗?那我还要杀几个人才够?”

人民骂她为恶魔,没有人/性,冷血。

因为一直以来的孤僻而被定位心理变/态,人们借此宣传家庭社会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性并痛骂这个社会的黑暗。

但我知道不是的。

她不是个孤僻寡言的人。

因为我当过她的同学,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被派来采访她。

在我的记忆里她是个很孤单却不寂寞的人,她好像知道很多东西——这就是她为什么不寂寞的原因。人很爱笑,笑点低且奇怪,也很善良——下雨时我经常看到她为陌生人撑伞,自己也有说过被其他人帮助过之类的事。

所以我更找不出原因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杀掉了10个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所以除了恐惧更多的是好奇。

希望我这只猫不会因此死掉。

在我这么自嘲的想着的时候,那个女孩子眨眨眼,笑了:“我就是只是好奇而已。”

是……有趣的意思吗?

“也没觉得有趣……就是没做过想感受一下?”她也不太确定的喃喃,看起来十分苦恼:“比较还是很容易做到的事。”

“其实场面真的很恶/心。我讨厌血的味道,太腥了。”她作出嫌恶的表情,“我不喜欢吃鱼就是因为这个。”

“额,所以你杀人是因为你很讨厌他们?还是说报复谁?”比如父母。我在心里面补充。

她奇怪的看向我,那眼神太过真挚以至于我自己都觉得我好像问了个很蠢的问题。

不过她的眼睛真好看。

我微微走神的时候,她探头看了我的记录本:“你不应该这么写——“奇怪的看着”——表达太奇怪了,是我觉得你很奇怪,而不是我很奇怪。”

不,你很奇怪。

我在心里回答她。

“关于你的问题,一开始我有说过的吧,就只是单纯的有点好奇——你最近看村上春树了?感觉画风像日/本那样。”她托着下巴问我。

其实我也看了欧美的书,比如丹麦女孩什么的,为了见她我还特地买了沉默的羔羊……

不过我不经常看日/本文学的……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