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番外(民国au)

听着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片尾曲忽然想写虐。想了想以前的一个脑洞,干脆就写出来了。当然是百合啦。
大概是由记者亲戚的孩子无意间拿到记者的(痴汉)日记而好奇一点点拼出的故事。姑事是民国时一个德/国记者对一个厌世的私生活混乱的名媛一见钟情化身痴汉纠缠不休最后两情相悦,但是发生各种误会记者被遣送回国两人余生再没相见的故事。
另外副cp是bl并且he了。中间会有一对儿be的bg

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咳嗽越加撕心裂肺墨然就越想睡觉。她好久没好好睡过了。

她平躺在床上,无力的侧着头,瞳孔慢慢涣散。她的眼里盈满了泪,温热的液体从眼角划过苍白的皮肤。

古叶远远看着,终于低声痛哭。他知道,他的小小姐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墨然有一双很好看的桃花眼,卷而长的眼睫下是少见的墨色眼眸。那双眼睛总是带着一抹慵懒的艳色,含情脉脉的望望着你时总有会溺杀在那泉深潭的感觉。可惜那双眼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漫不经心的漠然。
 
这样冷心冷情的人却爱上了一个热情温柔的人,偏偏世时风雨飘摇,无论如何都留不住。

大约是惩罚。

对她二十七年来的任性与放/荡。

墨然闭上眼,她已经快要想不起那个人的样貌了,却无比贪恋着那抹金色,那头被阳光热爱的卷发。

于是她费力的起身,要古叶,她的老管家拿来纸笔。

墨然想写信给那个人,不管那个人能不能收到。在最后的时光里,她终于把自己刨开,鲜血淋漓地将那颗心拿出来。

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你会怎样生活呢?

墨然低眸看着洁白的信纸,茫然的轻声问。

大概会嫁给一个退役军人,依旧捧着相机到处乱拍,然后会有孩子,金发金眸,和你一样。

她自言自语着,声音忽然颤抖了起来:“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你为我孤独终老呢?方晴?你还爱我吗?会爱多久呢?”

没有人回答她。

墨然真的没能熬过那年冬天。

她下葬那天,古叶托人送给方晴的信终于到了方晴手中。

可惜直到最后,方晴也没能来看她一眼,哪怕是墓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