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而制

不缺脑洞,就缺时间耐心和文笔。

妄想

ooc

后台总是繁乱的,工作人员来来回回的布置现场,何老师翻着台本,扭头和嘉宾聊了几句,确定自己记得滚瓜烂熟后,也分出点心思给最近正在带的小鲜肉们。

结果一眼看到偷偷摸出手机看,不知道翻到了啥,笑的跟二傻子一样的熊梓淇。何老师眼角一抽,心里嘀咕这孩子也不知道收敛点。

何老师心里门儿清,一看就是和某路人缘奇高的演技派小鲜肉聊天呢。

那小鲜肉还是熊梓淇挨个卖的安利。

这还不是真爱?反正兄弟情我是不信的。

谁会对着兄弟说话耳朵红的像麻辣小龙虾?

不过说真的,何老师觉得某朴实勤快的实诚孩子,是个宇直。

于是何老师又瞅了眼熊梓淇,不由自主的感叹了句,年轻人就是好啊,暗恋也不觉得煎熬。

直到《向往的生活》第二季。

何老师发现彭彭每天收工后都会在一个固定的时间打电话,边聊边乐得像黄老师做了一桌子菜似的。

然后何老师就知道了,彭昱畅和熊梓淇,正在交往中。

至于是怎么知道的。

只要不瞎的都看的出来,那个黏糊劲儿哟,啧啧。

何老师装作没看到某人低着头看着手机笑的花儿似的。

没眼看。

忽然发现某个NPC和王上长得很像,就勉强凑了套画风偏小齐的。
抱抱其实是作揖,对,穿模了╮(‵▽′)╭
对他微笑打招呼还会增加好感度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特意挨的很近,结果发现“小齐”高了好多……而且很壮……(°ー°〃)
最后一p是NPC的名字

有感兴趣的可以捏个小齐的脸(´▽`ʃƪ)

正挖草呢 ,忽然发现一个NPC,然后发现他长得好像马马,然后照了几张……
这就是按照蹇宾来建的模吧!!!"(º Д º*)
哪个角度看都是煎饼王啊゙━=͟͟͞͞(Ŏ◊Ŏ ‧̣̥̇)
最后一p是该NPC的名字
也因为是顶了个武当弃徒的名号我才凑上去看的ฅ(*ơ ₃ơ)ฅ

拿我爸的手机买了太太的同人本……(感觉药丸)封面是亲吻……
我爸刚刚还看了……
我妈前天翻了我的手机发现我看耽美小说……问题是那几天我找的都是带肉的……

绝望

我想要和她讨个拥抱,然后和她说祝你高考顺利。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很快的走了出去。

我觉着,她可能是故意的。

或许这故意也是我自作多情。

她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我把吃的递给前面的男生。

人相聚都是缘分,有的人会猝不及防的闯入心里,然后这辈子可能都再遇不到这个人,还有像这个人一样的人。

我想和她说几句话,祝她好,然后删掉她的微信,断掉联系。

可我舍不得。

一切众生皆有情,一切众生皆过往。

【原创百合】坑

有的人就像一个坑,而她林泉就是个傻逼,一次踩进坑里就算了,还每次都踩,比新闻联播七点播都准。

林泉艰难的托着身上的人,大概把自己知道的所有脏话都骂了一遍。

作为一个重生n+1次的人,林泉已经麻木了,但她还是要骂。

她都这么努力的避开范漫了怎么还会被告白,明明总共就见了两次吧!?还是说这货就是只见了她两次就对她一见倾心再见钟情非她不嫁终身不娶的?!她原来魅力这么大的吗?!

越想越气。

林泉气的直接一口叭在范漫脸上,白生生的脸蛋上一个大红唇印子,怎么看都喜庆。

林泉,一个重生了n+1次的女人,在被迫重复n次巨星之路时,n+1次爱上了她的金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破解无限重生的方法林泉一直没找到,因为她无法控制自己不爱上范漫。

总有一个人,你对她怎么都是不够的。

金主表示,呵呵,老子信了你的邪,再把老子弄的下不来床,你也别想下床了。


好不容易打算在老福特上写文呢,写了大半结果手机sd卡又崩了……
什么仇什么怨

做了个梦,很多记不清了
两个人都是民国军阀吧,都是男人,双箭头,好像也在一起了,但是立场不同。
所以一个人离开了,应该是去投奔其他势力了,留下的那个人腿有点瘸。
我是留下那个人的视角。
他们真的很爱对方,我能感觉到他们有多不舍,但又无可奈何。
后来,因为住的地方(某势力的宿舍吧)看管严密,所以腿瘸的那个偷偷跑出来找另一个,想跟那个人走,他不小心进了一家店,那个店在梦里很真实,之前还来过一次,买了点吃的。再来看见一个新来的员工,嘈杂拥挤的人,新来的员工忙着还顺手把免费的新品塞到他嘴里。(或者说塞到我的嘴里……)因为没钱,所以啥都没买。
然后他出了店,碰到了另一个人,那个人是我的爱慕者,爱慕者说帮他。然后两个人一起慢慢走,瘸腿的支着拐杖,想在城里先找找。
然后我切视角了,转到走的人,梦里表现形式是文字。
那个人在他的爱慕者(也是当时和他一起离开)的帮助下跑了出来,那个人坐着直升飞机喊爱慕者的名,没带姓,很亲昵,那个人很迟钝,没发现爱慕者喜欢他。然后爱慕者看着他,很浅的笑了笑,想,只要你多叫几次,我什么都愿意为了你做。
那种爱而不得,甚至不敢让他知道的酸楚真的…………
他俩就这么坐着直升飞机去找瘸腿的,发现他不在住的地方,然后去城里找,他们那个高度刚好把小城一览无余,那个人低着头在小城里仔细的看,然后很失望的说没找到他,爱慕者问为什么。
那个人说,他那么骄傲的人,不会和别人一起走的。

然后视角换成了一张图,泛黄的纸,毛笔画的,墨还很黑,是小城的局部图,人都成了缩小版的火柴人,然后我下意识的找瘸腿的人,因为受那个人影响,一开始找单独的人,然后看见一个大步疾走的人,忽然认错了,要找的人已经瘸了,然后找到了,两个人挨的很紧,瘸腿的在图上几乎成了一个黑点。

我看了一会儿,想那个人的话,然后梦醒了
其实他俩真的很了解对方,但偏偏又总是忽略自己对对方的重要性,大概是爱深了吧。

我真的好喜欢恶系御姐,画着感觉超带感,好害怕画衣服就会毁……
试着画了张hal,感觉不是很西方人
果然还是喜欢画美女,最喜欢美人鱼那个茫然又楚楚可怜的眼神
OPPO自带的图像编辑只能靠自己摸索着用,拍出来太浅,除了第二张都是加了阴影加补光和调亮

没加滤镜,统考完拍的,意外的不错。
想矫情一下,还是算了